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长沙水墨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17757189628

ETC入闸时间为1970年 车主“被”行驶438480小时

TIME:2020-01-25 15:31 | VIEWS:

近日,家住浙江杭州的陈某向红星新闻爆料称,自己收到了ETC微信小程序发来的通行扣费信息,上面显示他的车辆驶入高速的时间为1970年1月1日15时19分,通行时长达438480小时15分钟。

“虽然客服说这是系统故障导致,但我还是觉得这次改革不完善,不仅通知信息错误频出,而且车主的知情权也被间接侵害了。”陈某表示。

1月9日上午,陈某在杭州萧山国际机场接到朋友后,便驾驶着一辆5座客车从机场高速一路驶向安徽。“大概是10点左右上的高速,中午的样子把朋友送到了安徽。”陈某告诉红星新闻,他将朋友送到当地一客运站后,便再次上了高速,向湖北老家驶去。

“下高速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收费站的计费屏,上面显示我的应收费用为0元。”陈某说,因高速新标实施以来,已发生了多起ETC系统因故障而计费有误的事情,因此他并没有放在心上,“我的车装了法律咨询ETC,也绑定了微信,只要有扣费就会有通知。过几天账单出来了,就能查询到底扣了多少钱。”

12日上午8时37分,陈某收到了微信小程序“ETC助手”发来的一条扣费通知,上面显示,陈某于1970年1月1日驶入广德东收费站,在行驶了438480小时15分钟后,由广德收费站驶出,累计扣费5.56元。

“我都没有50岁,怎么可能开了50年的车。”陈某说,因扣费金额与以往相比浮动不大,他便没有在意,但随后几天陆续发来的扣费通知上,均显示他的高速入闸时间为1970年1月1日。更令他费解的是,安徽省境内广德东—广德这段路程的收费公司竟然是广西捷通高速科技有限公司,“我的车是在杭州登记的,行驶路程是在安徽境内,再怎么扣也不应该是广西的公司来扣吧?太奇怪了。”

20日上午10时,陈某收到了微信小程序“ETC助手”发来的近期通行费电子发票。“发票时间是对的,但广德东—广德那段的收款方还是广西捷通高速科技有限公司。”陈某告诉红星新闻,之前因对扣费信息上的部分内容存疑,他便咨询了ETC客服人员,但客服人员也说不清楚原因,只说可能是系统故障,“关于收费公司为何是广西的,客服让我联系收款方。”

据相关媒体报道,2019年6月,车主徐先生收到了3条时间跨度长达18年的ETC通行扣费信息;2020年1月9日,西安李女士也收到了一笔“行驶了50年”的ETC扣费通知……

同时,红星新闻多次致电广西捷通高速科技有限公司,始终无人应答。但据该公司推行的“八桂行”APP通行费查询功能显示,该公司并未设有广西以外其法律咨询他省份高速公路ETC收费路段。

据了解,1月17日,针对撤站并网之初,新收费系统出现的各种问题,交通运输部公路局局长吴德金作出回应,称已成立了技术保障小组,在各地升级车道系统软件200余次、升级和优化费率计算模块800余次、调优客户服务APP和短信小程序30余次,并已部署开展“清零行动”,对系统进行再排查梳理,争取在春节前全面完成所有问题整改。

同时,关于ETC车道出口不显示全程费用的问题,吴德金表示,新的联网收费系统是一个离线系统,在ETC车道出口计算某车的全程通行费用时,需从沿途各个ETC门架系统中调用该车的通行计费记录,加上系统的计算时间会大于车辆通过ETC车道的时间(270毫秒),“按照‘通行优先’原则,ETC车辆‘先通行、后扣费’,新收费系统是通过短信、APP查询告知全程费用的,但在系统切换初期,两种方式落实得都不太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