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长沙水墨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17757189628

关于诉讼时效的理解与应用

TIME:2021-02-28 20:51 | VIEWS:

  本文作者:小小王shun

  相关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三条 公司界定及股东责任

  公司是企业法人,有独立的法人财产,享有法人财产权。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以其认购的股份为限对公司承担责任。

  第二十条 股东禁止行为

  公司股东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给公司或者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诉讼时效

  诉讼时效是指民事权利受到侵害的权利人在法定的时效期间内不行使权利,当时效期间届满时,债务人获得诉讼时效抗辩权。

  在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期间内,权利人提出请求的,人民法院就强制义务人履行所承担的义务。而在法定的诉讼时效期间届满之后,权利人行使请求权的,人民法院就不再予以保护。值得注意的是,诉讼时效届满后,义务人虽可拒绝履行其义务,权利人请求权的行使权发生障碍,权利本身及请求权并不消灭。当事人超过诉讼时效后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受理后,如另一方当事人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且查明无中止,中断,延长事由的,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如果另一方当事人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则视为其自动放弃该权利,法院不得依照职权主动适用诉讼时效,应当受理支持其诉讼请求。

  一般诉讼时效

  指在一般情况下普遍适用的时效,这类时效不是针对某一特殊情况规定的,而是普遍适用的,如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规定的:“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限为2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这表明,我国民事诉讼的一般诉讼时效为2年。(现《民法通则》有关诉讼时效的内容已失效,已经开始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有关诉讼时效的规定)

  2017年3月1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该法自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该法第一百八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3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这表明,我国民事诉讼的一般诉讼时效从2017年10月1日起为3年。

  特别诉讼时效

  特殊时效优于普通时效,也就是说,凡有特殊时效规定的,适用特殊时效,我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一、短期时效。短期时效指诉讼时效不满两年的时效。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六条规定:“下列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一年

  (一)身体受到伤害要求赔偿的;

  (二)出售质量不合格的商品未声明的;

  (三)延付或拒付租金的;

  (四)寄存财物被丢失或被损坏的。”

  根据2018年7月18日公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民法总则施行后诉讼时效期间开始计算的,应当适用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关于三年诉讼时效期间的规定。当事人主张适用民法通则关于二年或者一年诉讼时效期间规定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这表明,《民法总则》实施后,短期诉讼时效的四种情形适用《民法总则》中三年诉讼时效的规定。

  二、长期诉讼时效。长期诉讼时效是指诉讼时效在两年以上二十年以下的诉讼时效。

  《产品质量法》第四十五条:“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损害要求赔偿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自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益受到损害时起计算。”

  《国家赔偿法》关于请求国家赔偿的时效为2年。

  《环境保护法》第六十六条:“提起环境损害赔偿诉讼的时效期间为三年,从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受到损害时起计算。”

  《海商法》第二百六十五条:“有关船舶发生油污损害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三年,自损害发生之日起计算;但是,在任何情况下时效期间不得超过从造成损害的事故发生之日起六年。”

  《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九条:“因国际货物买卖合同和技术进出口合同争议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期限为四年,自当事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权利受到侵害之日起计算。因其他合同争议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期限,依照有关法律的规定。”

  《保险法》受益人请求保险人出钱的时效为5年。

  三、最长诉讼时效。最长诉讼时效为二十年。

  我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规定:“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但是自权利受到损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权利人的申请决定延长。”根据这一规定,最长的诉讼时效的期间是从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计算,权利享有人不知道自己的权利被侵害,时效最长也是二十年,超过二十年,人民法院不予保护。

  时效具有强制性,任何时效都由法律、法规强制规定,任何单位或个人对时效的延长、缩短、放弃等约定都是无效的。

  本案主要争议焦点为:

  一、邓富学是否存在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

  二、国品公司的主张是否超过诉讼时效。

  裁判要旨

  关于争议焦点一

  邓富学是否存在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

  首先,邓富学对于其拉走公司设备的行为予以认可,但其认为该行为是经过全体股东知悉,且经过股东会决议一致同意下的行为,并未损害公司利益。对此法院认为,2016年7月16日的《股东会会议纪要》仅有邓富学和贺耀参加,法定代表人洪涛表示并不知情,也不予认可,贺耀虽然出庭但也表示对国品公司的情况均不知情。结合之后在2016年8月24日的《股东会会议纪要》的内容可见,邓富学与洪涛之间早已有纠纷,2016年8月1日前邓富学封存设备后拆掉运走并未经过公司同意,且邓富学也确认现在设备均在浙江省宁波市宁海县的国宏公司,故邓富学的上述行为已让上述设备脱离了国品公司的实际控制,邓富学的行为损害了公司利益。

  其次,关于邓富学实际拆掉拉走的货物的清单问题。邓富学仅对第3项生产线和第9项机电设备材料提出异议,故法院仅对上述两项货物进行评析。邓富学表示其支付尾款和拉走货物都是代表国宏公司的行为,但并未提交证据予以证实,且国品公司已提交合同及支付定金的证据证实上述生产线是其购买,邓富学作为国品公司股东,其支付尾款和拉走货物的行为应视为是代表国品公司履行合同,一审法院认定正确。关于第9项机电设备材料,根据发票显示上述机电设备材料均是2016年8月1日前,发票注明为机电设备材料,国品公司要求返还的也是相应的机电设备材料,邓富学应予以返还,故邓富学称是工程赔偿与事实不符,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二

  国品公司的主张是否超过诉讼时效

  在2016年8月24日的《股东会会议纪要》时,各方确认是邓富学拆走了相关的公司设备,但国品公司称其是在2018年10月才确认设备运送到了国宏公司,当时并不确定相关设备是被盗或挪走,此说法与《股东会会议纪要》记载的内容相一致,结合邓富学的股东身份,故当时国品公司应还不确定公司的设备是否已经被邓富学挪作他用。

  另,邓富学也表示当时相关设备只是运送到了与国品公司一墙之隔的广州国民精密科技有限公司库房内,是在2016年10月下旬其才将设备运送到国宏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即使如邓富学所述,相关设备也是在2016年10月下旬才被实际侵占,故国品公司在2019年9月17日起诉并未超过诉讼时效。一审法院对诉讼时效的认定不当,法院予以纠正。但如前所述,国品公司的诉讼请求并未超过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的诉讼时效期间,故对邓富学该项抗辩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邓富学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邓富学、广州国品科技有限公司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

  二审查明:邓富学称其并未在《广州国品科技有公司章程》上签字,另邓富学对于2016年7月16日的《股东会会议纪要》是认可的。国品公司称其在2016年8月1日并不确定设备是被邓富学拆走,故在会议纪要中出现“若设备被盗或被挪走”字句。直到2018年10月邓富学与国宏公司在浙江省宁海县人民法院的案号为(2018)浙0226民初7538号案的诉讼才最终确定设备是被邓富学挪走他用,并在多次与邓富学协商未果后于2019年7月15日向广州公安南沙分局经侦部门报案。邓富学陈述其是根据2016年6月28日的股东会会议对公司部分设备设施进行了封存,于2016年7月31日,将封存的设备进行了拆卸并搬运到与国品公司一墙之隔的广州国民精密科技有限公司库房内,并委托广州国民精密科技有限公司进行保管。2016年10月下旬,国民公司要求邓富学将库房内设备搬走,邓富学通知洪涛,要求对公司进行清算,洪涛一直不作任何答复。不得已,邓富学只好在2016年10月底将该批设备运往浙江宁海的国宏公司,由国宏公司保管。

  经审查,法院对一审判决查明的其他事实予以确认。

  案件来源:

  邓富学、广州国品科技有限公司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20)粤01民终7359号

  发布日期:2020-07-24

  (中国裁判文书网)

  专栏2020民法典全文最新解读大合集作者:法律名家讲堂998币6人已购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