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长沙水墨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17757189628

浅议中国法律儒家化进程

TIME:2020-07-24 22:32 | VIEWS:

商鞅变法,改法为律,在辅佐君王治国时深刻贯彻法家思想,让秦朝一统天下。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也正是法家思想让秦朝迅速走向灭亡。昙花一现的强大让法家思想到了瓶颈期。到了西汉初期,刘邦为恢复国家实力,选择了黄老术。当黄老术作为治国思想走到了强弩之末的阶段,君主需要一种能介于黄老术的“佛系”与法家思想的残暴之间的思想。儒家,从春秋时期被开创以来一直处于不受重用的地位,终于等到了属于它的历史时机。汉武帝“废黜百家,独尊儒术”,从此儒家思想向国家的方方面面渗透,其中,在法律方面,董仲舒的春秋决狱开启了中国法律儒家化的进程。

汉朝的《九章律》继承了秦朝的《秦律》,仍是法家思想的产物。而董仲舒提倡以儒家经典《春秋》的经义与事例为标准审核被告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这样一来,《春秋》经义的法律效力高于《九章律》,也就是说,在法家的地盘上(法律),儒家思想的地位竟然更高了。

法律儒家化是历史的必然。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法家与道家都不是治国的长久之计,而儒家既维护了统治者的中央集权地位,又讲究礼法,适合作为长久的治国思想。一直到现代社会,我们的生活里还留存许多儒家思想,这也证明了儒家思想的崛起是历史的选择,是必然,所以历史上法律的儒家化也不可避免。法律儒家化以西汉董仲舒为起点,一直延续到唐朝,其过程不可谓不漫长,其影响不可谓不深远。

在西汉,一个特殊的原则“亲亲得相首匿”诞生,其鲜明反映了儒家思想的伦理道德受到了极大的重视,甚至高于司法的公平公正。到了东汉,儒家思想进一步用于解释《九章律》,法律儒家化从立法向司法迈进了一大步。儒家思想看重身份等级的差异,而法家思想看重公平,所以魏晋南北朝时期“八议”入律,对法家思想又是一个颠覆,同时也是法律的更进一步儒家化。相同的,“官当”入律让官员较普通百姓有优待措施、五服制度坚定维护了亲属长幼的辈分;魏晋时期选拔人才的制度九品中正制以官员地位的卑贱为选拔标准;法律的儒家化还有“存留养亲”、“重罪十条”……法家思想的“平之如水”再一次被儒家思想的注重尊卑超越。在南北朝时期,门阀士族阶层逐步壮大,他们重视儒家经学的发展,并直接参与法律的制定,进一步降儒家的宗法观念、礼仪习俗和道德观念已法律的形式固定了下来,成为重要的法律原则与法律观念,实现了法律与礼义道德的融合。

有人说汉代是法律儒家化的开始,魏晋南北朝时期是发展,到了隋唐,法律儒家化臻于成熟。隋初立法者以《北齐律》为蓝本删繁就简,修订了《开皇律》,其中北齐的“重罪十条”修改成了“十恶”条款,并延续到了唐朝。而十恶之所以不赦是因为其破坏了伦理纲常行为,这也可以反映法律的儒家化。八议与官当仍然被延续,法律的儒家化在一步一步被巩固加强。唐朝,《唐律疏议》是一部经典,其作为唐律的代表,体现了以儒为主,儒法并用的国家治理理念。

在漫长的法律儒家化过程中,儒家的温和慢慢消解了法的棱角,让国家治理在儒与法之间找到平衡。这是封建时期法律的发展与进步。但是最后我们也要看到,儒家讲求的尊卑在古代有它的局限性。若放到现代的法治社会,就不那么适用。但这不是说现代法治社会是向秦朝时期的历史倒退,我们虽强调依法治国,但我们也设立灵活的机制,不仅追求社会公平,更追求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