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长沙水墨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17757189628

秦皇岛昌黎会见律师收费

TIME:2020-06-10 13:13 | VIEWS:

在疑罪从无受到推崇的当下,为表明彻底贯彻疑罪从无的立场、态度,我国学者似乎天然地排斥“疑罪从轻”。有观点认为在疑案问题上采疑罪从无还是疑罪从轻,乃是产生案与否的关键所在。还有观点甚至认为疑罪从轻正是造成的根。需要澄清的是,实践中因为定罪证据不足而降格作出的“留有余地的判”与本文所称疑罪可能从轻处置的主张截然不同。

我国台湾地区学者向来讲究文字的传承与发展,将疑利被告意译为“罪疑唯(惟)轻”(实与我国古代法制史上“罪疑惟轻”有所区别)。台湾地区学术界与实务界对罪疑唯(惟)轻的主要争议体现在其性质是裁判规则还是证据规则、适用范围如何、罪疑唯(惟)轻与刑上的“选择确定”之间是何种关系等方面。而我国大陆学者则对欧陆法之疑利被告的适用作放大理解,将其认定为证据规则。

八十三条【启动期限】不服的上诉和抗诉的期限为十日,不服裁定的上诉和抗诉的期限为五日,从接到书、裁定书的第二日起算。

为了维护和保障刑事诉讼当事人合法的诉讼权益,法律规定了当事人的上诉期限,第二审人院受理的上诉和抗诉案件,必须是在法定期限内提出的。不服的上诉和抗诉的期限为十日;不服裁定的上诉和抗诉的期限为五日。上诉和抗诉的期限、裁定书的第二日起计算。对附带民事或者裁定的上诉、抗诉期限,应当按照刑事部分的上诉、抗诉期限确定。如果原审附带民事部分是另行审判的,上诉期限应当按照民事诉讼法定的期限执行。

刑事辩护与刑事代理作为刑事诉讼的两项制度,在表面上有些共同特征,是明显地表现在刑事辩护人与代理人都与案件处理后果无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他们都不是基于本人利益参加诉讼的。两者的主要区别在于:1.诉讼地位不同虽然辩护人与代理人都非刑事诉讼主体,但辩护人具有立的诉讼地位,以自己的意志进行辩护而不受犯罪嫌人、被告人约束;而代理人不具有立的诉讼地位,是附属于被代理人的,依被代理人的意志从事代理活动。2.产生根据不同刑事辩护人参加诉讼的根据是犯罪嫌疑

你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一般来说。普通的刑事案件,应当在两个月之内审结。经报告上级批准之后可以适当延长一个月,但是不得超过三个月。所以一般来说刑事案件都可以在两个月到三个月之内就能审结完毕。据《民事诉讼法》第49条的规定,人民院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应当在立案之日起6个月内审结。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条规定:第二审人民院审判被告人或者他的法定代理人、辩护人、近亲属上诉的案件,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罚。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或者自诉人提出上诉的,不受前款规定限制。根据上述规定。

法官自由评价证据的自由心证原则。反对法定证据制度的产物,在法制发展史上具有重要意义。与前文所述规制证据能力的严格证明相关,通过法官审酌证明力的证据才是具有证据能力的证据。换言之,严格证明是自由心证的前提,也是限制自由心证的手段之一。在疑罪从无的语境下,法官应当在自由评价证据证明力之后,衡量对被告人的罪责认定是否达到了内心确信的程度。如果没有达到内心确信的程度,此即“疑罪”,得援引疑罪从无规则作出认定。

刑事立法不应仅仅关注持有型犯罪周延法益保护、严密刑事法网、严格行为人责任、堵截犯罪的功能,而忽视其违反法最后手段性、削弱人权保障功能甚至因规制错误而枉无辜的现实危险,应当重新评判持有型犯罪在我国刑体系中的作用和地位。持有行为的犯罪化应本着谦抑的精神进行,防止持有型犯罪占行政领域而不合理扩大。....

上诉不加刑的“不加刑”包括;1、同种刑种不得在量上增加;2、不得改变刑罚的执行方法,如将缓刑改为实刑,延长缓刑考验期,将死缓期执行改为立即执行等;3、不得在主刑上增加附加刑;4、不得改判较重的刑种,如将拘役6个月改为有期刑6个月;5、不得加重数罪并罚案件的宣告刑;6、不得加重共同犯罪案件中未提起上诉和未被提起抗诉的被告人刑罚。

刑事立法不应仅仅关注持有型犯罪周延法益保护、严密刑事法网、严格行为人责任、堵截犯罪的功能,而忽视其违反法最后手段性、削弱人权保障功能甚至因规制错误而枉无辜的现实危险,应当重新评判持有型犯罪在我国刑体系中的作用和地位。持有行为的犯罪化应本着谦抑的精神进行,防止持有型犯罪占行政领域而不合理扩大。....

当下,似乎不承认疑罪从无或者限缩其适用范围,就是对假错现状的纵容或支持,就是与官方步调不一致。这种“专断式”的态度显然不是学术研究应当提倡的。疑罪从无作为法治国的良善之策,对人权保障固然具有重要意义,但我们并不能将其作为“霸王条款”强制适用于刑事诉讼的各个阶段,并拒绝一切对疑罪从无的质疑。在刑事证明体系中,疑罪从无被当作一项证明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