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长沙水墨律师事务所

HOTLINE 热线电话
17757189628

青岛女律师遇害案的家庭教育焦虑

TIME:2020-06-06 09:45 | VIEWS:

5月23日,青岛女律师张灵在家中遇害,犯罪嫌疑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相依为命的女儿,15岁的中学生姚姚。

命案发生后,左邻右舍、亲朋好友都觉得匪夷所思,张灵早年离异,与姚姚日常相处融洽,从没听说母女俩发生过生活冲突。

然后,就这么个乖乖女,却成了杀害母亲的犯罪嫌疑人。张灵遇害后被装进一个行李箱内,姚姚和张灵的遗体待在一起共两天时间,直到警察叫开门带走姚姚。带走时,姚姚非常冷静。很难想象,在这两天时间里,姚姚在做怎样的思想斗争,是在想如何抛尸而不被发现,还是在做自我反省,痛苦万分?谁也不知道。

最近几年,孩子杀父母的惨剧已发生多起。2018年12月2日,湖南沅江市12岁男孩因不满母亲管教,持刀将其杀害,同年12月31日,湖南衡阳13岁学生锤杀自己的父母;

2017年12月5日,四川大竹县13岁男孩杀害自己的母亲;同年9月16日,黑龙江肇东市16岁女孩将母亲捆绑在家中致死。诸如此类的人伦惨剧每年都发生多起,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未成年人低龄严重犯罪和家庭教育问题已成了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

关于未成年人低龄犯罪问题,每年召开两会时,都有很多代表委员提出建议和议案,要求降低刑事责任年龄,把目前负刑事责任的最低年龄从14周岁降到13周岁或者12周岁。

但是,降低刑事责任年龄牵一发而动全身,影响人群太大,所以立法机关非常谨慎,据说现在正在调研当中。

经粗略统计,很多杀害父母的孩子大多是父母离异的单亲家庭,包括2016年因杀害自己的母亲而名噪一时的北京大学学生吴谢宇。

我国台湾地区开展的亲职教育,就是专门教父母如何做父母,大陆地区有些法院,比如海淀区法院,就借鉴台湾地区的做法,对犯罪未成年人的父母开展专门的家庭教育。

鉴于目前我国家庭教育是自发自觉性质的,没有有效监督,教育观念方法落后,要么是棍棒式教育、责骂式教育、施压式教育,要么是放纵式教育、野生式教育、托管式教育,不管上述哪一种教育,都可能造成孩子失学、失教、失爱,稍有不慎,就会让孩子走上不归路。

尤其是青春期的孩子,判逆、逃学、逃课,抽烟、纹身、打游戏,让望子成龙的家长们头疼不已,但也往往无能为力,不知从哪里着手。

所以,教育部门不仅仅要教育孩子,也要承担起教育父母的责任,定期并办一些亲职教育课堂,帮助父母们的解决家庭教育中的一些困惑。

今年有人大代表提出父母持证上岗的建议,有些人觉得很可笑,其实很有建设性,亲职教育课堂就是父母教育很好的载体,教育合格发给合格证,不合格的要强制性接受再教育,直到合格为止。

回到张灵遇害案,如果凶手果真是姚姚,根据我国刑法规定,15岁的姚姚犯故意杀人罪会被判处有期徒刑,然后送往未成年人管教所接受教育改造,待其成年后会被转入成年女子监狱继续改造。

案件没有水落石出之前,还不清楚姚姚杀害母亲的真实动因,然后不管如何,家庭教育偏差这个帐是赖不掉的。